再见,我亲手创办的公司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财经”(ID:rancaijing),作者 黎明 唐亚华 闫丽娇 孔明明 赵磊 金玙璠 魏佳 苏琦 周昶帆 孟亚娜,编辑 魏佳,36氪经授权发布。

“100个2019”,是燃财经2019年年终策划,100位受访者,100个故事,100种人生,诠释不一样的2019。系列共6篇,本文为第1篇。

2019年,你还在创业吗?

对于很多创业者而言,2019年是艰难的一年。各行各业都相继出现了因为资金流断裂而带来的清算和倒闭,以及因为政策收紧而带来的市场紧缩,很多创业者关闭了自己亲手创办的公司。

一些年初还热得发烫的赛道,如今正在经历寒冬。社交电商、生鲜、线下教育、P2P、电子烟……这些行业都曾登上创业风口,但在2019年都不同程度地遇到了各自的问题。

一些在一年前还被资本追逐的项目,如今已经倒下了。淘集集、乐蜂网、韦博英语、巧达科技、团贷网……2019年的创业公司死亡名单还在不断变长。

你或许也想知道:关闭自己亲手创办的公司,是什么感觉?那些创始人,在公司关门前又经历了哪些挣扎?

这里有16个人,和他们的16个故事。

要点速览

• 我老婆在我创业最困难的时候怀孕了,而我当时已经给自己发不起工资了;

• 往家走的时候,路过天桥时我突然就哭了,那是我创业以来第一次哭;

• 妈妈做了一个我爱吃的菜,让我觉得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父母永远都在我身边;

• 一腔热血的执念,也许才是创业路上的最大阻碍;

• 身上背着的一百多万债务提醒我,我确确实实是去创业了,而且也失败了;

• 创业没有如果,晚了就是晚了;

• 总想着“胜天半子”,到头来发现自己微不足道;

• 创始人让我先撤,我才知道我是个“假合伙人”;

• 说了好多次要出国团建,在公司关闭前终于兑现了。

Part 1 那些最艰难的时刻

一年换了5次办公室,最难时还找被裁同事借了钱

王辰昊 35岁 金融公司

我从2017年开始创业,2019年10月把公司关了。为了节省开支,一年换了5次办公室,越来越小,最后沦落到和朋友合租一间120平米的办公室。

以前,我最怕猫。合租的朋友有一只猫,常年养在办公室,猫经常跳到我办公桌上,办公椅上都是猫爪印。跳着跳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习惯了。最后我们连房租也承担不起了,就各自搬走了。搬家前,他还问我要不要领养他的猫。

搬家时,大批办公家具带不走,最后卖了700块钱,连第二天搬家公司的车费都不够付。像一些碎纸机、打印机,大多都挂在闲鱼卖掉了,还有很多全新和九成新的,但只能三四折卖掉。那段时间,彷徨、郁闷、悲伤、无助,什么情绪都有,还要经常和一些挑三拣四的闲鱼买家讨价还价,别提心里多难受。

图 / Pexels

最后几个月,最难熬的事是发不出工资,这可比接受创业失败难多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了发工资,我到处找朋友、找亲戚借钱,还抵押房子、去银行贷款,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家里的兄弟姐妹轮流从借呗里借钱,这个刚还了那个立马再借出来,要么就是和这个人借了还那个人的借呗。最后实在没办法,还向被裁掉的前同事借了一笔钱。

老婆怀孕,我甚至想过不要这个孩子

石冶 39岁 科技公司

我3年做过3个项目,因为各种原因,最后都夭折了。上一个项目是今年年初停掉的,痛苦万分。

我是学技术出身,在传统行业做了将近10年。前些年没有做好职业规划,一步步就冲着钱跳槽,后来实在没办法,被逼着自己创业。去年9月,公司资金链开始出问题,接下来一个月比一个月糟糕。钱赚得越来越少,不得不开始裁员。

最可怕的是,我老婆在我创业最困难的时候,怀孕了。我没办法和你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全部积蓄被创业花光,还背着房贷,每月不算公司开销,家庭开销就要两万多,而我当时已经给自己发不起工资了。

我每天下班不想回家,不知道怎么面对家人,也不想在单位待着,一到单位就要考虑去哪找钱。有一次和朋友喝完酒,下了地铁已经没有公交,步行往家走的时候,路过天桥时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哭了,那是我创业以来第一次哭。那段时间,我什么念头都动过,甚至考虑过要不要这个孩子。

现在我依然心有余悸,还没有完全从创业失败的阴霾走出来,但是只要你挺过来,生活还是得照过。

你越反驳,他们觉得你越失败

傅奕铭 24岁 餐饮公司

我开的是餐饮公司,2019年2月倒闭的。

为了避免公司倒闭,我从甩手掌柜变成亲历亲为,后来资金流实在太紧张,支出比较大,我几乎把所有员工一个个辞退,自己亲自上阵去做吃的。

在公司最缺少资金流的时候,我身上只剩下十几块钱、手机没电,在银行门口等银行放款的消息,下午六点钟的时候,银行说放不了款,因为我负债太高,那时候是冬天,我在冷风中吹了好久,最后是我老婆来找我。当时很无助,甚至想跳楼。

公司倒闭时,我把店里的一些餐饮用具、食材都免费给了我身边的人。感觉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再也不用整天去想怎么挽救公司了,因为公司已经没救了。

图 / Pexels

那段时间,我会找人喝酒,每次喝着喝着就哭了。在公司刚成立时,周围的人或者员工都会对你阿谀奉承,倒闭了之后一些人会来讽刺你或者装事后诸葛亮,说早知道你不行之类的话。你会很愤怒,但你是个失败者,要么不听,要么只能给人说,你越反驳,他们觉得你越失败,非常无奈。

公司倒闭后我的生活没有改变。创业时要承担怎么挽救公司的压力,倒闭后要面临怎么偿还贷款的压力。公司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人生转折点,以前我觉得创业很简单,但这次我赔了将近200万。砸完钱后不一定有回报,这是很难受的事情。

想盘活一个公司太难了,我身边有朋友开了五六家公司,全部都倒闭了。

不仅被供应商拿菜刀追账,还被员工堵在办公室

Edward 27岁 即时配送公司

这个项目我做了快四年,期间历遍艰辛坎坷,今年不得已我将这家公司卖了。

一开始,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因为我是大学生创业,没过几个月就拿到了一笔400万的融资,当时感觉就有点飘。但是因为投资人的资金没有完全到位,那年年底,我们的资金链就断了。

公司被迫分家,分成各地区自负盈亏,我还背了一身的债,大概有50万左右。最差的时候,不光是被供应商拿着菜刀追着要钱,还被员工堵在办公室里面不让走,挨个给他们写了借条,所有的过程基本都是我一个人扛下来的。

运气比较好的是,我找到了一个合伙人,他最初是我们的合作商家,后来因为很多方面比较契合就把他拉下水,做了我的合伙人,负责运营和管理。他进来之后,公司非常快的发展了一段时间,从最初的几个站点直接拓展到了好几个城市,我们也遇到了好多难题,但因为有人跟我一起去扛,我觉得所有事情都简单了很多。

但就在看上去顺利一点的时候,外部又有人想要联合他一起把我弄下台,好在他没有让我失望。

最后把公司卖掉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首先整个行业已经被头部垄断,我们没有模式的创新,很难赚到钱,再加上平台在不断压缩我们的利润,所有饿了么、美团的加盟商,基本上每个月的利润都是算得出来的。一家五六百人的公司,一个月利润20万都算高了。其次平台开始收税,这意味着我们的成本要继续上升,为了应对,我甚至每个月都要注册一个新公司去给他们开新发票。

越到后面生意越来越难做,加上我的合伙人家里也遇到一些事情,急需要用钱,再拖公司也不太好卖了,我们就决定放手。最后我自己拿的股份是最少的,我想让大家都能赚到钱,这是我最后的努力。

裁掉老员工时,他们主动说不要赔偿

吴秀易 29岁 智能硬件和电子烟行业

我在今年初开始做电子烟,同时关闭了我之前做的一个智能硬件项目,公司转型为一家电子烟公司。关闭旧项目,开始新项目的过程,是我情绪最复杂的一段时间。

最难的是“砍人”。有一些很不错的员工,你要狠下心把他们裁掉。因为在新项目里,他们的价值不是特别大。这不是他们的错,我也认为不是我的错,公司转型寻找新的机会,这没有办法。

我记得当时我请几个老员工吃饭,跟他们说公司要转型,问他们的想法。他们当场跟我说,明天就办离职,不要赔偿。那是我创业过程中最难的时候,因为抛下这些跟自己干了这么久的老员工,真的是不忍心。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打击了我的创业信心,这应该算是一件。

图 / Pexels

其次是股权。之前做的智能硬件项目,我们融了几千万风险投资,项目关了就意味着这些投资打水漂了。当时我完全可以申请破产清算,一走了之。为了给投资人一个交代,我启动了新项目,把股权平移过来,把自己在新项目的股权稀释了。

选择做电子烟,一方面是想要踩上这个新风口,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投资人和老员工一个交代。新项目我们没有冒进去融资扩张,虽然电子烟行业目前风险很大,但我认为只要项目不倒闭,就还有机会。

Part 2 我为什么撑不下去了

做产品之前没考虑到商业逻辑

Mike 31岁 无人机产品公司

我从2018年5月开始创业,2019年过完年关掉了公司。

我是技术出身,在创业之前,心里蹦出一个想法,觉得世界上居然没有这样的(无人机)产品,把这个产品做出来一定能受到大家欢迎。当时我和两个合伙人自己出钱做,都不拿工资,是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过程。

产品从定义到小批量生产,花了半年。11月开始,我们拿着样品去市场上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这件事情要凉了,资金链也快断了,因为在做产品之前没有考虑现实的商业逻辑。当时我们想的是先把产品做出来,再去找投资。

创业后半段觉得很凄凉,因为产品做出来找不到用户,找了很多代理或渠道,别人都觉得这个产品卖不好,不断地给你负反馈,心里一直有凉飕飕的感觉,但第二天还要继续去推广。

公司倒闭时,没有什么标志性的事件,就是解散了各自去找工作。

失败不是在某一个时间点就把你敲死的东西,它是一个过程,周围人的鼓励也会让你觉得无力,因为没什么用。当时真正对我有帮助的,是某一天我回家,看到妈妈做了一个我特别喜欢吃的菜,让我觉得不管在这个世界上我变成什么样子,父母永远都在我身边,是一种平淡而坚定的温暖。

我现在觉得创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像小孩子要一个玩具,情绪有了就能得到,而是应该在你的领域里慢慢去做,等到各方面的条件都成熟了,会自然发生的事情。

当时创业对我来说,像是到了一个点,把心里聚集的一些东西爆发出来的出口。因为当你工作几年后你会感觉:难道我这一辈子就要这样过吗?创业算是对平庸人生的反抗,很残酷,但让我变得更踏实。

一腔热血的执念,也许是创业路上最大阻碍

杨璨 31岁 游戏公司

离职创业874天后,我再一次站在老东家的大楼门口,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做了一场非常真实的梦,好像这三年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但是身上背着的一百多万债务提醒我,我确确实实是去创业了,而且也失败了。

2017年5月24日,我正式从广州某游戏大厂离职,和几个在Game Jam上认识的朋友一起去做一款独立游戏,我们在天河区的一栋老旧写字楼里租了一个小单间,屋里八台电脑,非常拥挤,五个月后又去租了一间复式公寓,我们不到十人的团队干脆就住在那里。

我们先做了一款解谜游戏出来,在steam上线之后反响平平,几乎没带来多少收入,然后就想搞个更大的项目。

其实我们不像是一家严格意义上的公司,更像是一帮人一起做一件喜欢的事情,在管理上非常松散混乱,工作效率不高,这可能也是我们失败的原因之一。去年秋天的时候,我们资金就告急了,但是受到了《中国式家长》等独立游戏的鼓舞,觉得还有机会,就举债继续做了。

我是美术出身,对原画和建模容易苛求,但对于独立游戏来说,核心玩法才是最重要的,中间我和两个联创也发生过严重的路线之争,浪费了不少精力和钱,现在回过头看,一腔热血的执念也许才是创业路上的最大阻碍。

今年9月,有几个同事来和我说,“璨哥,我们坚持不下去了”,我安慰了他们几句,他们也知道公司的难处,没提什么补偿,我让人力晚几天开离职证明,多给他们留几天找工作的时间。

那天下班,我在椅子上枯坐了三个小时,什么也没想,就是觉得心里有口气泄了,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占,为什么还坚持呢?在那之后,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处理各方面的事情,遣散了剩下的员工,和以前的老领导说了一声,决定回到老东家去上班。

那些原画、建模数据、系统框架等都被我封存起来,我没想把它卖掉,只希望未来还能有机会把这个游戏做出来,现在的我需要踏踏实实上班还债,为创业补齐剩下的学费。

选择了剑走偏锋,我愿赌服输

王铭铭 25岁 在线算命公司

2019年9月19日,我以合伙人身份加入一家创业公司。这个日期里有很多9,但这份工作并不长久。

这家公司是做在线算命,当时身边的朋友普遍不看好,觉得太偏门。我其实也不信算命,我觉得人生不可预测,但是创始人跟我讲了行业前景,打包票说一年就能做到上千万流水,我也找同类型的公司聊过,这个模式确实成立,所以决定一试。我不否认这一行面临的争议,但兵行险招、剑走偏锋才能赚到钱,我喜欢冒险。

一开始,我们很乐观,每天都在招人,团队1个月内从2人扩张到7人。我们在微博、微信公号等平台上为一些合作的算命老师打造IP和人设,为他们倒流,再跟他们分成。但做了两个月,每个月的流水仍然停留在1万元左右,我隐约感觉到这个事有难度,但还是想至少要坚持到年底。

可惜今年的市场环境没给我这个机会。原本一个机构答应给我们投资,由于我们的数据不太理想,最终这笔钱没有打进来。面临着每个月十几万的人力成本和推广支出,创始人很焦虑。12月中旬,我主动提出了离职,我们几个小伙伴喝了一顿大酒,团队就算是解散了。

我加入时,创始人允诺给我5%的股份,以及各内容平台上40%的收益作为提成,最后没有兑现,我也不会去追究。走到这一步,我的感受就是四个字:愿赌服输。

现在我又重回我的老本行,我真的怀念那几个月在优客工场和其他创业者一起奋斗的情景,我可以跟同行、投资人谈论商业模式,设想着多久以后可以盈利、分红,但如今,我的心情只能由领导决定。

大厂不招人,猎头公司生意也做不下去

张震 32岁 猎头公司

今年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滑铁卢。虽然去年就出现了这种趋势,但是大厂还能撑得住。从今年前半年开始,大厂基本不招人了,都是打着优化的旗号在裁员,我们以大厂为主要客户的猎头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往年,一年可以签六七十家客户,但是今年一年就几个客户,超一线大厂的钱都收不回来,他们把账期做得无限长,基本上没有任何收益了。今年利润没增长不说,原来账上的钱还亏了30%左右。公司员工转HR的比较多,好多优秀的猎头都转行卖保险了,同行有的倒闭有的转做营销、软件等。

我们人力行业没什么壁垒,竞争特别激烈,面对客户毫无议价权。不像国外猎头公司推荐的人选如果进了第三轮面试,要收约60%的费用,中国的公司都是以结果为导向。前些年因为市场繁荣,即使有很多失败的推荐,只要有成功案例,我们就能发展。

当整个大环境被蒸干了,所有的风险和问题都会暴露出来。本来客户就少,成功率还很低,有些付款周期又特别长,这种模式本身的风险在大环境下急速爆发了。

我经常开玩笑说,我们这个行业跟P2P唯一的不同是,P2P伤害别人,我们伤害自己。一旦爆发,我们就自掘坟墓。我自己觉得短期内这种行业低迷状态不会改变,所以大概率是要先出去找工作,但创业之后还能不能接受打工,是我纠结的点。

要么就大做特做,不生不死不如解散

张洲 34岁 小程序公司

我们是做SaaS小程序的,也做外包项目,有现金流,挣点钱养活公司不难,但我们这帮兄弟不太满意做这样一个事,发点工资就这么混着。我们认为要做就大做特做,有高速成长,要么就死掉,这种不生不死的状态,我们就说公司解散掉吧,大家去找新机会吧。

公司关闭的时候,我们账上还有点钱,带着这些兄弟吃饭喝酒少不了,然后带他们去越南旅了游。之前开年会,每次都承诺但都没兑现,这次终于实现了。

解散后,我自驾从北京去了一趟云南又开回来,在路上就反思创业的过程。如果半年前来找我聊感受,我不想跟任何人打交道,我会恐惧。我现在能对外讲,是因为已经闭关反思过了,我熬过来了。公司倒闭后,创业者会躲起来自己呆着舔伤口,有些自闭,不希望和外界接触。

其实都说创业者很孤独,有些商学院还组织创业者互助的活动,但这可能是个伪命题。做得好的创业者,处于高速成长期,没时间来讲,而那些过程中都不顺利的,各自的情况都不一样,聊啥?互相传递负能量吗?除了喝顿大酒之外,还得自己克服。

小地方对新鲜事物接受慢,找融资太难

六六 28岁 VR公司

2017年VR刚开始的时候,我抱着对这个行业做改革创新的想法进入了这个行业,当时找了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一起开了这家公司,但是我在三四线城市,小地方对新鲜事物接受周期太慢,找融资太难。今年遇上了不太景气的大环境,终于撑不下去了。年中公司资金耗光,工资发不出来,我不得不把公司关了。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创业失败了,上家公司关闭的时候,我把自己关在一个小黑屋里,关掉手机半个月没和外界联系,从小顺风顺水的我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打击。坦白说,经历过那段时间之后,第二次创业失败,对我打击并不是很大。

我在创业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记得当时给我的合伙人打了电话,我说这件事情可能成的概率只有20%,但是我们可以试一下。然后他同意加入了,公司倒闭之后我的合伙人也没有对我有任何抱怨,我还是挺感动的,连续失败也算是一种成长吧。

比起那些被套路贷坑到血本无归的人,我觉得创业失败也不算太惨。

Part 3 遗憾,讲不完的遗憾

注定是进来晚了,不然还能冲一冲

程禹 27岁 电子烟公司

11月1日,国内电子烟网售禁令出来的那天,刚好卡在下一轮融资到账前的时间点上,我们几个合伙人马上感觉到“完了”。

当时我和其他合伙人分别在不同的城市,禁令一出来,想立刻飞回大本营稳住军心,但转念一想,这似乎也是一个“警告”:劝我们不要再执迷不悟,电子烟这个方向我们注定是进来晚了。

我挨个和合伙人电话沟通到凌晨两三点,大家都陷入极度焦虑的状态。直到那个时候,我痛苦地意识到,自己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了。随后的一周,开始和合伙人准备散伙,遣散相关部门员工。

图 / Pexels

四个合伙人的散伙饭,大家就着白酒、红酒、啤酒,混搭着喝完就散了。当天,我独自一个人飞回上海。我睡着了,在难熬的梦里挣扎着,醒来一下飞机马上就恢复元气了。唯一遗憾的是,如果没有禁令突然袭击,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冲一冲,但是没有如果,晚了就是晚了。

说实话,第一次创业以失败告终是早就料到的事,不过因为这次短暂的7个月创业,经历了三代产品完整的更迭,也做出了不错的销售数据,现在新项目的融资比之前顺利很多。花钱买经验,升级,然后再买经验,再升级,这不就是创业嘛,看个人操作,也看运气。

兄弟们想一份工作干一辈子,但创业就是快进快出

宋梓雯 36岁 生鲜B2B电商公司

我主要负责供应链运营业务,人基本上都在仓库,和品控的小伙伴同吃同住。品控在我们团队占比最大,这些人多数是我们自己小伙伴的亲戚,他们熟悉菜品,熟悉流程,从老家投奔我们,我们包他们吃住。

和他们的相处,是同甘共苦,也是文化的碰撞与融合,他们对你好的方式特别简单、淳朴。比如我们老板进仓库,他们会挑出他认为最甜的青椒,拿手擦一擦,就给老板吃。当公司遇到困难,不得已拖延工资的时候,他们会说,“不怕你们跑了,我们都看得到”。

项目进行到一年左右,团队发现前期调研不够扎实,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把模式做得太重,后期因为资金链断裂实在难以为继。阿里和美团也在这个时候进入这个赛道了,基本提前把我们踢出局了。这时候首先要干的事就是节约成本。

我非常正式地把大家叫到一起,和品控团队坦诚地讲了公司遇到的困难,告诉大家,不能像现在这样负担大家的吃住和薪水了,薪水只能再发一周。他们非常诧异,“你们是很大的公司,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呢”。他们来自三四线城市,以为一份工作可以干一辈子,但是在北京创业就是这样,快进快出。

我们创业是拿股份的,失败了投资人还会帮我们找出路,但是那些跟着我的兄弟,只是早期员工,项目夭折,我不能给他们更多了。

总想着“胜天半子”,到头来发现自己微不足道

冯冬 28岁 农产品购销公司

我在一个四线城市开了一家农产品购销公司,今年已经是第四年。大学毕业后我选择回到老家,和几个小学同学一起入了这行,之所以干这个,是因为家里农村亲戚比较多,看他们收获的作物经常滞销,觉得这可能是个机会。

农业这行,虽然近几年的机械化集中化规模在提高,但还是有非常多的个体户,或者亲戚朋友一起种,干的是与天斗的营生,两年前,一个亲戚家种的一百亩葵花遭遇病害,产量掉了一半,我当时费尽心力,高于市场价收购了剩下的一部分,卖到了价格好的几个地区,最后还挣了一些。

当时觉得都是亲戚,互相帮扶一下是应该的。但也有人告诉我,买卖不是这样做的,尤其是我的几个合伙人,其实他们私底下怨言很大,觉得可以赚更多,但我始终觉得即便对不相干的人,落井下石也不太好。

以前听过一句话,“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商场残酷,好像确实是这样,但我不信邪,前两年《人民的名义》很火,里面的那个公安厅长祁同伟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他喜欢的那个“胜天半子”的故事我非常认同,为了压低物流成本,我和派货站的负责人喝酒喝进医院,为了得到农牧局的购销补贴,我对几个副局长鞍前马后,唯一没干的就是去剥削农民。

但今年公司还是倒闭了,各种成本都在涨,本来就是利润薄弱的一个行业,我们也没什么竞争优势,以前认识的很多货主都不干这行了,很多农民把土地租给了集中生产的农场主,人家都有自个儿的销售渠道,用不着我们这种公司了。

现在想想,我终究也没能“胜天半子”,这个残酷的社会不可能让我这样的人成功,我打算托关系找份机关单位里的职务,先稳定几年再说,就是不知道那时还有没有创业的心气。

创始人让我先撤,我才知道我是个“假合伙人”

羽帆 42岁 二手车电商公司

公司倒闭那天,我开车去办事,到半路,有人告诉我公司准备宣布关门了。虽然早有预期,但我心里很慌,撞到了路边的护栏。晚上,我倒车又不小心撞了另外一个车。我近三年来一直开车才被扣了6分。

我们公司是2018年成立的一个二手车B2B电商平台,倒闭的直接原因是没钱了。去年10月财务开始紧张,但敲定了新一轮融资,我没有太担心。到12月,公司开始以优化的名义裁员,陆续从120多人裁到40多人,当时我还不知道,其实是投资方反悔了。我觉得没有坦率告诉被裁的人公司没钱了非常不好,优化对他们来说是能力上的否定。

到今年2月,创始人对我说,“要不你也先撤吧”,我才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假合伙人”,被清退了。被裁和最后解散的人大多数没有N+1补偿,也有起诉走司法流程的,公司账上没钱,强制执行也没用,到现在公司还欠着我4个月工资。

公司最大的问题实际上是互联网思维管理和传统行业管理方式的强烈冲突。CEO在传统行业有十多年经验,比如获客,我们希望做成APP或小程序让用户迅速使用,而CEO觉得送给他们手机或iPad,让商家跟我们合作就可以。

另外,他习惯于层级式汇报方式,要求下属服从和执行。某一线大厂的销售VP,也忍无可忍出走了。强有力的销售、技术与产品合伙人,事实上沦为了有点期权的职业经理人,甚至不知道公司融资失败。

这么多年都白干了,还不如当初去买房

万萧 35岁 电子烟代工厂

我是一家电子烟代工厂的老板。电子烟网售禁令11月发布,看到红头文件后我非常诧异。我们都以为下发的文件会是电子烟国家标准,没想到直接来了一剂猛药,把电子烟线上渠道给禁了。

此前我供货的最大的一家电子烟淘宝店老板,马上给我打电话,说要取消订单。我说咱签了合同,我这仓库里还有你200万库存。对方说,这库存不要了,货款也不付了。

图 / Pexels

接下来几天,我们工厂在淘宝天猫的电子烟店铺都被下架,订单全部被取消。我的仓库里有500万的货,根本卖不出去,这是我垫款生产的,是欠的供应商的钱。资金链断了,我把员工从80人裁到10人,把自己的股权分给剩下的员工,抵消他们半年的工资。工厂关闭,只保留了一条生产线,搬到了我朋友的工厂里。

我从2013年开始创业,当时的启动资金可以在深圳买两套房。现在工厂关了,相当于我这么多年都白干了。创业的前几年,基本都是在亏钱,现在行业刚开始好转,有了一些利润,结果又受到政策影响。创业这么多年,还不如拿钱去买房,买房的收益率要比开工厂高。在家里玩的人,买房子赚的钱都比我在深圳创业多。

但是我们这种创过业的人,不可能再去打工了。工厂关闭后,我在寻找新的创业机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辰昊、石冶、Edward、吴秀易、杨璨、王铭铭、张震、张洲、六六、程禹、宋梓雯 、冯冬、羽帆、万萧为化名。

每日话题

2019年,你的公司过的怎么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aicheapp.cn/21420.html

作者: admin

友情链接: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微信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